“80后”创业新贵:财富如此易得

当盖茨50岁、杨致远40岁、陈天桥30岁,一批被王石称为“超级男生”的“80后”极客已准备跳上商业舞台。他们叛逆,但并不鄙视或远离现实的商业生活;他们会口出狂言,但更多时候,他们身上带着与其年龄并不相符的成熟与老练。当前,他们都无一不在借助资本的力量,力争把开创的公司和事业抬上一个新的高度,向一线公司冲击。他只是昙花一现,还是将来中国互联网的中流砥柱?
  湖南有句土话叫“霸蛮”,就是不知天高地厚,初生牛犊不怕虎。有些老一辈觉得这是坏事,但我认为它是个好事。———高燃
  档案:高燃,1981年生,湖南人。清华大学新闻系本科,2004年创业,MySee总裁;邓迪,1981年生,湖南人。清华大学新闻系本科,2003年创业;MySee首席执行官张鹤翔:1982年生,河南人。北京大学计算机系本科,2003年创业,MySee研发主管。2005年2月,高燃遇到了当年的清华同学邓迪,两个人合并了公司,创立MySee.com。12个月后融进了10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
  印象:高燃因为家里穷而没有上高中、而又是第一个从中专直接考进清华本科的人。他曾经跟人说,他之所以辞去工作去创业,动因之一是想挣钱养老婆。他老婆很漂亮,当时在另一个城市当空姐。两地奔波,花销很大,让高燃感到生活的压力。有些人会就近换一个“便宜点”的老婆,但这不是高燃的为人。
  决断了就不去改变,犯错了也不后悔。———戴志康
  档案:戴志康,1981年生,黑龙江人。2000年考上哈尔滨某大学,2001年创业,康盛世纪CEO。戴志康开发设计的自动生成社区的软件Discuz!,开始是免费给人使用。2003年10月,戴志康推出新版本,加入新的功能和技术,容纳能力是对手产品的好几倍,那些模版体系和数据结构到今天都成了别人学习这种语言的必修技术。结果从此以后,Discuz!进入高速轨道,销售平均每个月增加30%。2003年收入几万,2004年几十万,2005年几百万。2005年,Discuz!成为社区软件领域的老大。12月,软件实施免费,向服务转型。
  印象:戴志康同学抽中南海香烟、吃大食堂,穿件高中时代的、显得又小又旧的运动服,头发时常蓬松而翘起。也许只有看到他坐上那辆银灰色的宝马,在办公室里用灼人的眼光打量下属,或者跟VC大佬对坐谈判的时候,你才发现戴志康不是个郁闷的小青年。
  我年纪小,还难以做到通盘的权衡利弊,所以只要一个机会来了,别管好坏,就冲上去通通拿住。换一种环境,过一种体验,这不就是年轻人该干的事吗?———茅侃侃
  档案:茅侃侃,人称混世魔娃,1983年生,北京人。初中文凭,2004年正式创业,MaJoy总裁,2004年底,茅侃侃巧遇一国企老板,将MaJoy项目跟该总交流:把网络游戏搬到线下、模仿其后台数据运行,但用实景、由玩家实际扮演。两个人一拍即合,侃侃以智力入股他的公司,双方正式运营MaJoy,整体投资预计将要3亿。后来,茅侃侃跟石景山区政府和北京市科委做了专门汇报。
  印象:茅侃侃同学瘦得像一竹竿,脸色青黑,打扮嘻哈。每天睡4小时,或者两天连着一块儿睡8小时。还没结婚,可右手无名指一口气连带了两个白金戒指,一个老妈送的,一个女友送的。最喜欢去的地方,钱柜和上岛咖啡。
如果一个事情比别人多付出5%的努力,就可能拿到别人200%的回报。———李想
  档案:李想,1981年生,河北人。高中文凭,1999年创业,PCPOP.com首席执行官。PCPOP是第三大中文IT专业网站。2005年营收近2千万,利润1千万。取20倍的市盈率,市场价值2亿。创始人李想一股独大,身家在1亿以上。这一年,李想24岁,创业6年。比较起来,小熊在线、走进中关村等IT门户渐渐淡出视野。
  印象:除了互联网,车就是李想的最爱。他的车开得极猛。大伙儿一起从后海出来走三环上京昌高速。后面的车刚到三环,他已经到京昌路掉头了。开猛车的人很多,可是加速快,就免不了多刹车。但有一种快速是可控制的,跑完整个四环不用踩一脚刹车;开辆Polo在北京狂奔10万公里,一次没蹭过。这就是李想的风格,“在高速上保持预见性,把自己变成导演”。
  我们不希望自己是什么天才。没有从天而降的成功,每从跌倒里站起来一次,成功就近了一寸。也没有平白无故的威信。每正确一次,威信就增加一分。———郑立
  档案:郑立,1982年生,重庆人。四川大学物理系专科,2002年创业,163888翻唱网CEO。2002年,郑立与三个儿时的玩伴,成立163888重庆翻唱网。香香成了163888、也是全中国第一个“网络签约歌手”,次年,香香与传统唱片商正式签约,而后红遍中国。2003年,通过向用户收取60元的会员费实现盈利。2004年,《老鼠爱大米》在163888上首发。IDG注资。今天,163888拥有300多万注册会员、几百万翻唱和原创歌曲上传量、占有中国网络音乐总量的70%。
  印象:郑立从小就成绩不好,喜欢在街坊间打闹戏耍捣蛋,四川话就叫“街娃”。1998年高中毕业时成绩平平,也期望早点读完学位快点干正事,就考了个专科。毕业后,在电脑城做过几个月最底层的维修工,拿着一把螺丝刀,挨家挨户地敲门:“你要不要修电脑?”不为什么,就想体验一把生活。
  [寄语]
  美国的“X一代”曾经被他们的父兄辈定义为:浅薄、易变、懒散、不忠诚、没有理想,但今天,“X一代”的盖茨和戴尔已经是美国的商业领袖,对世界经济和社会有举足轻重的影响。
  茅侃侃、李想、高燃、邓迪、张鹤翔、戴志康、郑立,这些“80后”的创业者,要现在就定义为“未来中国商业的脊梁”显然为时尚早,也很难给他们的企业一个系统的评价,但他们的创业故事,展现出令人振奋的精神和趋势。
  无论在传统经济还是互联网经济中,大多数创业者素质是共同的:独立思考,野心,想像力,勤奋,甘于吃苦,好学……如果说有什么明显不同,那就是:这些“80后”的年轻创业者,他们比传统创业者更加全面,也更加有主动完善自我的意识。
  ———王石万科集团董事长
  [点评]:他们因何成事?
  数字技术改变了这一代人的命运。
  计算机于上个世纪90年代初在中国普及,互联网大潮在90年中后期滚滚袭来,这正是“80后”一代性格尚未成型、思维尚未定格的时候,计算机和互联网,完全融入了这一代人的大脑和心灵,双方从此血肉相连。
  上一代的丁磊、陈天桥们是在大学毕业工作数年、攒够第一桶金之后才走上创业路,更上一代的王石们是经历过“文革”的苦难从“倒爷”开始。而这一代刚年满18,就夹了一本叫“互联网”的大课本匆匆上路了。他们主动选择了“另一种”教育方式。互联网这座虚拟时空里的“大学”在很多层面上反叛着以一间讲堂、一套书本、一种方言、一个系统为依托的传统教育。在这些“80后”创业者当中,许多人都从未在传统教育体制内获得肯定。这与上一代互联网创业者大多身为“海龟”、或者在大学成绩优异有强烈的反差。三次纪律处分,15门考试没过,这是戴志康大学4年的成绩单。茅侃侃甚至因为地理会考不及格,补考,再不及格,按国家政策,失去了考大学的资格。MySee的创立者是“80后”一代中罕有的名牌大学毕业生,但是,邓迪读新闻专业,却醉心于数字技术、日日自学,毕业第一天就创办互联网公司。而高燃在清华“上课非常少,没意思”,而是广听讲座、广读闲书。
  在李想看来,这正是“80后”的一代人所具有的互联网精神:完全不顾忌那些别人认为是必须去做的传统,破除墨守成规,只做最正确的事。
  互联网无限拓展了他们的视野和生活层次……不再只能与相同地域或者相同年龄的人为伴,而是通过网络,吸纳全球信息,跟天南海北的人相识、结交、碰撞。虚拟空间里,足不出户,即可“读天下书、行万里路”。茅侃侃在15岁就通过互联网跟比自己年长几岁甚至几十岁的人切磋,逐步巩固了全面的社会资源。又尤其对于心理年龄大于实际年龄、在现实生活中找不到“知己”的人,互联网更是一根救命稻草,比如戴志康。
  互联网更催生出单刀直入的行为和思考方式。王豫华说,Google对自己的最大影响就是目标性更强,“以前都是看到什么再考虑我需要什么,现在是我需要什么就去找什么。”蔑视技巧。戴志康不看好一种方式,就是看起来很聪明却有话不好好说,非要绕来绕去曲线救国。戴志康喜欢跟自己相似的人,对不喜欢的方式,他会当面说出来:“我不喜欢。”茅侃侃喜欢开车,但只要能绕环路就绝对不走红绿灯,因为“避免中间环节,速度快”。
  没有互联网,“80后”不可能在短短三四年内迅速完成原始积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