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漫游指南

这里是你的办公室。这里是你的工位。这是你的手机,你电话值班的时候它会响。一定要接。你约会的时候也必须带上。你看电影的时候也必须带上。你既约会又同时看电影的时候也必须带上。如果突然响了被其他观众嫌吵,刚好可以借过借过。王智勇每次在电影院接到电话,旁边一排观众的腿像顺风草一样刷得让出一条道,三两步就走出来了,走慢了还会被人在屁股上踹一脚。

你可以在上班的时候接私人电话。但是,千万不要在公司接受别的公司的电话面试。曾经有个人叫徐锋,他找了个小单间,在门口的平板上输入:电话面试,假装进去打电话给候选人的样子。但是如你所知,所有的单间都不隔音。单间一可以透过单间二一直串音串到单间三。他的经理刘强在隔壁单间,隔着墙听到徐锋正在平衡二叉树,在做题而不是出题,因为他说:「那我可不可以用递归?」然后他就被敲门告知收拾东西另谋高就。

如果你在电话轮值,手机响了,马上在手机上确认。虽然99%以上的事故警报都是误报,但只要有一次你不接,电话就会打到你老板的手机上。如果你老板也没接,电话就打到你老板的老板的手机上,以此类推。有个周五晚上该钱千毅值班。在手机看直播到半夜都没什么事。他寻思不如下楼去做保健。本来只想半小时做个推拿,店家一张嘴皮子说动他去隔壁房间拔火罐。他去了,手机还放原来房间枕头下。差不多罐儿刚按上的时候警报来了。按到七八个罐,他整个人像超级玛丽里面那个壳上插着箭头的大怪兽。这时技师送手机过来,说刚刚枕头一直在震。钱千毅一看手机完了,周五夜里所有人都睡了,电话已经一路打到CTO那儿去了。你在职场一辈子都爬不上去的楼梯,一通警报电话就上去了。他没有收拾东西回家。因为他背上还有罐呢。

背上有罐
然后他的经理刘强就在管理层大会上做检讨了。向高层解释为什么网站宕了十七分钟,值班的人(也就是钱千毅)也没上线去修。这十七分钟里,流失了多少用户,损失了多少金钱。从(钱千毅的)工资里扣,这辈子都还不完。刘强抱着检讨痛定思痛,但无可挽回地,他在CTO面前的形象又矮了三厘米。从此以后刘强就买了一只苹果手表,如果手下的工程师当班而没确认警报,警报报到他这里,他可以点开手表应用,在5秒钟内快速将其掐灭,遏制它继续上报。同时,那个没接警报的手下第二天就要和他一对一会议。坐在那儿就是刘强,你的老板,在和他的组员一对一会议。

确认警报之后,你要上线看一下指数。如果网站没挂,指数没掉,看上去什么毛病也没有,可以把手机放在一边,静静地等候它冷却。是的,一般来说手机刚才通过了很大流量,就会变得很烫。公司发的手机总是容易烫手。静置几分钟,当手机冷却了,警情一般就自动解除。毕竟99%的警报都是误报。为什么不把警报设置得阈值高一点?开玩笑,如果不是成天跑警报,我们哪需要招你。你有时间问为什么,不如去多修几个bug。问太多问题,你可能就会被请另谋高就。

你的大部分时间都会坐在这个工位上,但也不是说你不能起来喝水上厕所。但是,喝太多水、上太多厕所,可能会被请另谋高就。我们请咨询公司做绩效统计,发现经常喝水的人,工作效率也会比较低。李明自从买了一条水洗布裤子之后,屁股就经常痒,一痒就坐不住,站起来立即坐下又很尴尬。于是他总是假装去厨房打水,其实是在以屁股两瓣的摩擦来止痒。打水打得勤了,喝水多了,上厕所也多。他在不停地起立-走路-打水-走路-坐下,与起立-走路-上厕所-走路-坐下之间,消耗掉了大部分的工作时间,导致任务榜全面飙红。他就被请另谋高就。

当你坐在工位上,离下班又很远,就应该打开任务榜。任务榜上列着所有分派给你要修理的bug。bug分为两种:一种是现在就修,一种放放再说。第一种bug会占满你所有时间,而第二种只能无限推迟下去。有的bug在推延中失效了,你只要点一下确认失效就可以记成工分。有的bug则会不断复现。崔佳琪的任务榜上有一条五年之前报告的老bug。一直没有失效,隔一段时间就会被测试工程师更新一次,加上最新的版本记录,盖以最新的时间戳。到今天,这条bug的记录页面已经变得如此之长,崔佳琪光是打开它的时间,就够李明去喝水和上厕所各一次,或者刘强扼腕一百二十次。五年间这条bug经历了七次网站大改版,十二次项目经理跑路和四十九次委任人转手。委任到崔佳琪头上的时候bug已经转世转到了十七世,可以说亲妈都不认得。只有测试工程师能认出这是同一条bug并不断更新着,他们所依赖的主要证据是无可奉告。不要向他们要证据问得太细。如果太细,你就可能被请另谋高就。

当你查不出bug的时候,可以找大哥大姐们带你。那边是一个本地人,叫陈立人。那边是外地来的,叫魏棣仁。陈立人有户口,儿子上的是有外教的幼儿园。她面色红润,总结归因的时候中气十足。魏棣仁开一辆前同事转给他的二手沃尔沃,因为他自己不能摇号买车。他在技术讨论时经常面露紧张,因为担心首付没凑够之前今天房子会突然限购。不要让他们的私人生活影响你的判断。在排除bug的道路上,你是你自己的侦探。如果你太过自我,不听大哥大姐的劝,也可能会被请另谋高就。

当你感觉疲惫,想要放松,可以到东区的观景天台去转一转。天台是玻璃全封闭的。如果你想要跳楼,即使剪开了第一道纱网,再把外开上悬窗的插销拉开,而从窗口往外钻的话,也是过不去的。吴克曾经试图钻窗户,但被卡在了一半。因为他没有生命危险,公安消防都不管。我们只好请了大厦外墙玻璃清洁公司从楼上的公司吊下来,把他塞回来。他因为没吃早饭而犯了胃病,头伸在外面吐了一肚子酸水。我们只好请清洁公司塞完他之后再把楼下公司的玻璃顺便清洁了。外联部的胡不平很不高兴。

因为她那天本来是要去相亲的,而去晚了就可能给对方以口实,显得她很拽。实际上她相貌虽然一般,但为人惊人地平和,从来不把相亲的奇葩事发在网上。因为她要是发了,被赵得胜转了的话,就可能会转上热搜。赵得胜是大隐于市的社交平台大V,公司理论上只有胡不平一个人和他互关。赵得胜一直试图将粉丝流量变现,他上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计划创业。但这跟你都没什么关系。你做电话面试的时候,听到他在隔壁单间打电话谈论估值几个亿也该假装不知道。赵得胜的女朋友是一个网络主播,收到过钱千毅送的跑车。他们是净网之前认识的。

这一片是开发部。那个光头的就是吴克。他白天情绪低落,晚上在自杀救助专线做志愿者。吴克旁边的是杜伟。他一直盯着屏幕所以大部分时间你只能看到一个后脑勺或者侧脑勺。他每天都在用公司高速网络下黄片,每隔三分钟检查一次下载进度。晚上回家开五个播放器窗口同时放五部片,据说声音此起彼伏可以构成一部交响乐。第二天早上他会把印象比较深的剧情在拼车的路上讲给何丹枫听,帮助何丹枫在堵车流中打起精神。如果那天特别堵,可以讲五到十部片。

但杜伟在贺志刚面前还不算老司机,毕竟贺志刚因为风化场所清扫被抓过。当时是关耀威捞他出来。关耀威被赵得胜盯了很久。赵得胜想找关耀威做创业合伙人。但还没来得及谈,关耀威就跳槽去了一家VC。去了之后关也被别的人捞过一次。那儿就是关耀威曾经的办公室,现在坐的是鲁莎莎,她总觉得关耀威的魂魄还没有完全搬走。因为有时坐着不动的时候她能感觉到噼里啪啦打字的声音,那独特的节律只可能属于做过键盘手的关耀威。

是的,鲁莎莎曾经和关耀威有过一腿,在他们还上大学的时候。从此以后他们的口味都固定在了那个年纪。有次两人在大学校园里重逢了,原来是分别开车来接两个不同的大学生放学。尴尬一笑之后不再联系,鲁莎莎等关耀威走了之后才敢接offer。他们先后负责公司的校园招聘。

再上一层就是高层的办公区,你的工卡刷不进去。站在这个观景天台可以看到科技园区的其他大厦鳞次栉比,很美,不是吗?玻璃的这一方,有最先进的空气净化器,最护眼的灯光序列,最稳定快速的网络,最适合发挥创造力的工作。今天导览到此为止。你以后有什么问题,可以找我,或者直接和刘强约个一对一会议。

via.https://www.douban.com/note/624150559/
作者: 滕子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