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的日子

醒来时已经在云端。长长的秋千垂在脚底,幸福的气球高高摇曳着,细细的线从我不再寂寞的手心衍生。
       云上有一张白白的床,软软的比云还要温柔,铜筑的栏杆高贵优雅,风过时它发出清脆动人的声响。陷入床内就一直一直做美梦,梦里有梦,源源不断,甜蜜不醒,奢华如安琪莉可,或遥远时空。
       床的旁边积了一个水池,水是清澈的,趴在床上往水里看,一片遥远的地球绿。因为远,就容易想起前尘往事与聚散离合,如昏金暗玉卖力表演的《最游记》,过程是纷扰无稽的,只盼望谁一朝领悟发肤间惊惶的香,就值得了爱。
       水池里生长了一丛花,茂盛的攀趴,枝叶不分。水底的植物变幻着无穷光影,最后一帧胶片却是没有颜色的。古老的歌剧院里有一群圣斗士,他们华丽的出场,精致的起承转合,一早就预知了退场时尽洗的铅华,和空旷的回声。
       然后花开了,密密地开出一场水色的大雪,之后就下起雨来。天上下雨,人间就会堆积眼泪。眼前可爱的故事,不管是枪的蔷薇,还是剑花的恩仇,都是幼小的玩笑。那时候的我们忍受瘟疫,背负战争,目睹死亡,生命在刀刃游走。只因为手可牵着手,于是笑容依然挂在不经风霜的脸上。
       坐在云上的日子,手中有干脆甜美的果实,眼里有无声游动的鱼,小腿没入清澈的记忆,头发与思念一起疯长。所有美好的时光都会被回忆记载,而这些日子将成为我生命的全部。吾爱,如果你不再记得这个云上的故事,就想想静躺在初中二年级的日记本上,那个最纯净的誓言。

这是曾经我理想中漫天糖的感觉...
如果非要给这篇文章配上音乐...我希望是<我在那一角落患过伤风>

http://www.bbkmobile.com/upload/new_huodong/200712231204310.mp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