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农村战士(EVA乡村版)

非常牛逼~就转载过来了哈哈...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一个背着包的少年走在一条小小的村路上。这个少年看起来文文弱弱的样子,他抬起手遮了遮阳光看向远处的小村落自言自语道:“还没到吗?”

就在这时,村路边的田地里忽然发出了“轰轰” 的巨响打破了平静。微震的地面吓得少年原本苍白的面色更显的发青。

从半人多高的麦杆地里“嗖” 的跳出了一个庞大的黑影。少年瘦小的身体整个的没在了黑影中,他的脑中不断响着“快逃跑” ,但他这个时候却连脚也抬不起来好像被灌上了铅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急驶而来的马车停在了少年的身后,赶车的漂亮的大姐急匆匆的说:“你是土根儿吧?我叫金凤,是你爸派来接你的,快上车!” 说着就一把把土根儿拉上了马车。

马车迅速的调转了头做了一个漂亮的甩尾动作向来路折了回去,但车的后轱辘杠还是被那个庞然大物弄折了。多亏了赶车人的良好技巧,马车还是勉强颠簸着高速离开了。

与此同时,在村庄的一所房子里一个面目阴森的中年人双手撑住了下巴正在和站他旁边的老人谈着话。

老人:“已经十五年没出现了啊。”
“嗯,”中年人不改姿式的说:“不会错的,是熊瞎子。”
还是在那辆马车上,刚摆脱了危险的那个叫土根儿的少年终于平静了下来。他这时打量着那位正赶着车的姐姐,开口问道:“这样没关系吧?”一边担心的打量着后面破损严重的车轱辘杠。

“啊,没关系。”金凤开朗的回答(明明是新买的车,唉,又要叫村头李木匠去大修了),“好逮我也是咱村的民兵队队长嘛,不会有事的。”
话虽如此,但土根儿还是一副不信任的样子。

马车驶进了村子,在村口上立有一块写着“第三新农村欢迎你”的牌子。金凤带着活力的微笑说:“马上就要见到你爸爸了,很高兴吧?”

“爸爸?”土根儿好象对这个名称有些不惯。
“你知道你爸爸在做什么工作吗?”
“啊,好像是为人民谋幸福。自从妈妈死后我就一直寄住在县城的老师家,已有好久没和爸爸联系了。”
“是吗?”刚刚还很有精神的金风不知为何也陷入了沈默。

“吱”的一声,他们在一幢房子前停住了。房子旁挂着两块牌子:“第三新农村村委会”和“第三新农村村民兵指挥部”。

“好了,下车吧土根儿,就是这儿。”金凤开始帮着土根儿下车,然后把马车拴在了一边。

土根儿正怔怔地望着那两块牌子发愣,这时从门里急匆匆地走出来了一个人,差点儿和他撞在了一起。土根儿定睛一看,原来来人是一个徐娘半老的中年妇女。

这时金凤正好拴完马回来,她看见了那个妇女,立刻就亲热的招呼起来:“哎呀,是张大嫂啊。”接着又为土根儿做起了介绍:“土根儿,这就是咱们村儿财政科的张大嫂。”

土根儿有些害羞的打了个招呼。
张大嫂上下打量了一下土根儿说:“这就是组织部报告书上说的第三人选,铁蛋村长的儿子?”
“恩,没错” 金凤回答道。
“欢迎你,土根儿。” 张大嫂说,“但在你见你父亲前要先给你看样东西。”
“哎?”土根儿惊异。

听着各处报来的关于狗熊正向第三新农村逼进的报告,铁蛋村长一直都很冷静。当土根儿来到的消息传来后,铁蛋终于冷冷的笑了笑,起身离开了座位。
走到楼梯口时,他回头对那位老人说:“冬生书记,接下来就拜托你了。”说完就走了下去。

党支部书记冬生老人点了点头后轻声自语:“父子俩三年没见了啊……”

土根儿被金凤和张大嫂带到了村委会后的一个仓库里。仓库没有开灯,土根儿惊慌的大叫:“咋那么黑?!” 忽然灯被打开,等到他适应了后,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台巨大的通体深紫色的———————拖拉机!!!!

土根儿有些吓傻了,他歇斯底里的大叫:“这是什么啊??!!”
张大嫂自豪地回答道:“这就是咱们村最新引进的最终泛用拖拉机形农耕用具:农民的福音丰收初号机。是我们农民的最终希望。”

“不错!”,还没等土根儿从震惊片反应过来,就从背后传出了一个响亮的声音。土根儿等人回头一看,只见从门那边走来的正是他的父亲———铁蛋村长。
“好久不见了啊,土根儿。”铁蛋村长似笑非笑地望着他的儿子。
“爸爸……” 土根儿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

“马上准备初号机出动对抗来袭的狗熊!” 铁蛋村长对金凤和张大嫂下达了命令。
“可是还没有驾驶员啊!” 张大嫂惊愕的问道。
“驾驶员刚刚到达了。” 铁蛋村长看着土根儿说。
金凤和土根儿同时明白了过来:“怎么能这样?????!!!!!”
“土根儿,由你来驾驶初号机。” 铁蛋村长冷冷的对自己的儿子下达了命令。
“怎么能这样?爸爸!怎么能让我去驾驶这种我看也没看过的东西去和外面的那只狗熊作战?!” 土根儿紧抱住自己的头痛苦地质问。

金凤和张大嫂也怜惜地看着那可怜的孩子。

“因为只有你可以做到。” 铁蛋村长的声音还是一样不带感情。
“为什么?为什么?难道你叫我来就是为了让我去战斗?不行!我做不到!!” 土根儿叫的撕人心肺。
“不错,而且你还得去耕田。如果做不到你就给我滚!!”铁石心肠。
“不行!不行!! 我做不到!!”

铁蛋村长看了这副情形就别过了脸不再去看土根儿。他对金凤说:“去叫翠花儿做出动准备,新人不行了。”
金凤听了后连忙提醒:“可是村长,翠花儿在上次受的伤还没好呢。”
“不要紧,如果不消灭那只狗熊我们村就完了。”

一只担架被担进了仓库,土根儿看见在担架上的是一个浑身绑着绷带的少女。她的头发呈奇妙的蓝白色,眼睛虽然半睁却可以看出红色的瞳孔。
少女挣扎着坐起身,铁蛋村长对她说:“翠花儿,由你出击。”
少女只轻轻的说了一句:“是。”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许多尖叫声:“不好啦!熊瞎子进村啦!!!” “妈呀!快逃啊!!” 总之是天地为之变色,草木为之含悲。

仓库里的气氛也骤然紧张了起来。铁蛋村长立即下达了出击命令,可是己负伤的翠花儿却半途支持不住倒了下去,伤势好像更加恶化,有许多鲜血流了出来。
在一旁的土根儿看见翠花儿倒了下去,连忙将她抱住。看着自己怀中不住颤抖的少女和手上少女的鲜血,土根儿终于鼓足了勇气对自己说:“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

他猛的站起身对他的父亲说:“我来驾驶初号机。”

紫色的泛用拖拉机形农耕用具丰收初号机终于起动了,土根儿坐在驾驶座上不安的看着周围。突然一股刺鼻的味道让他咳嗽了起来。
“不要怕,” 金凤说道:“这是新型柴油发动机。”
等土根儿冷静下来后,金凤下达命令:“初号机LEFT OFF! 发进!”
仓库的门打开了,农民最后的希望丰收初号机和破坏第三新农村的那只狗熊面对面的站在了一起。

大黑熊一开始看见这只紫色的轰鸣机器后愣了一愣。土根儿这时试着发动了一下,初号机轰鸣着向前开了开。每个村委会的人都欢呼了起来;“成功啰!!!!”
可倒底是被硬拉来的新手,土根儿见了凶神恶刹的大黑熊后呆呆的没了反应,愣在了原地。大黑熊抓住了机会,一个熊步跨向前来挥起一对厚实的熊掌向拖拉机,不,是初号机打了下去!

“卡啦啦……”前盖被打穿了,车头部受损,深黄色的机油四处喷溅。
土根儿被震昏了过去。
初号机沉默。

黑熊趁势踏前一步直逼土根儿而去!眼看小命儿要完完,正当所有的人都失去了信心时,初号机发出了一阵巨大的轰隆隆声。
它喷出了比以前浓好几倍的烟雾,整个机身也不住的颤抖。
看到巳沉默的初号机又开始了再起动,张大嫂惊讶地睁大了眼睛:“难道是………不可能啊…………”
初号机暴走。
机体疯狂地冲向了敌人。
“报告,初号机突破了限速5公里/小时,现在达到了15公里/小时!!”工作人员向金凤和张大嫂报告。
“这才是泛用拖拉机形农耕用具福音丰收初号机的真面目。”

目睹此景,只有铁蛋村长和党支部书记冬生还十分冷静。
冬生轻轻的说:“赢了啊。”
铁蛋村长还是双手撑着下巴冷笑了一声:“嗯。”

“嗷………………………”伴随着狗熊临死前愤怒而痛苦的狂叫和初号机的轰鸣,狗熊的身体被撞飞了出去撞翻了一排砖瓦房,血液和机油混和着喷了一地。

看到狗熊己死,村委会的工作人员们立刻冲去救助土根儿。
“驾驶员生存确认。”

接到报告的冬生愉快地对村长说:“铁蛋,这头熊够我们吃一阵子了,看来我们的计划会成功啊。”
“啊”,村长回答道:“我们的农民丰收计划才刚刚开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