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哟 真是不得了啊!

一直觉得家里的辈份实在是怪异,到哥这令字辈感觉还挺流弊,结果下一辈就囧了,蹦粗来一个民字.这可让哥如何是好啊!
真希望宝贝儿是个女宝宝,哥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起一个仙侠味道的飘逸的好名纸了~
回到正题,查辈份的时候还真让哥查到了不得了的东西!
原来祖上这么流弊,还记得大学那会儿跟爷爷奶奶堂姐一起回老家的时候,看祠堂拜先人,听老家三爷爷说祖上的事儿,总觉得只是后人编译,事实应该不是那么靠谱.
偶尔一查还真让哥翻到些不可思议的资料,虽然哥对历史一直不喜欢甚至持质疑态度,但是这好歹也是个流弊的事儿
哦哟,我的宝贝儿,以后老爹可以告诉你,你这可是大家族啊哈哈,就算享受不到祖上余荫,看起来流弊不也很嗨森么~
老爹是个屌丝没啥钱,不过家里可以YY的东西还是有哦~
哈哈,下面这些流弊的图片跟文字转载自:http://blog.sina.com.cn/u/2281968507 感谢这位好心的大叔提供了这些YY素材哈哈!

 

=======================================================

 

您知道张昺吗?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一)

   您知道张昺吗?就是明朝前期历明太祖朱元璋和建文帝朱允炆两朝的张昺。不大知道吧,我以前也不大知道,现在略知一二,给您卖弄卖弄。

   张昺(1358―1399),山西泽州人,明洪武年间,以人才累官至工部右侍郎(工部副职)。洪武三十一年(1398),明太祖朱元璋驾崩,皇太孙朱允炆继位,即建文帝。建文帝为了控制诸藩王的势力,开始削藩。十一月,张昺出任北平布政使(北平行省最高行政长官),受密旨监视燕王皇叔朱棣。建文元年(1399)六月,张昺等人部署兵力想捉拿燕王,结果因人告密事败,反被燕王捉拿。燕王劝其投降,张昺断然曰:“宁可断头死,莫作易主臣。”仗节不屈,以身殉职。

   张昺逝世后,建文帝表其赤心奉国,忠贞不贰,赠礼部尚书,谥“贞毅”。明成祖朱棣叹羡张昺之忠,敕封其为都城隍,立庙祭奠。永乐二十二年(1424)七月,明成祖驾崩,十一月,明仁宗颁诏为张昺等人平反。正统年间(1436—1449),明英宗嘉其刚直强捍,威武不屈,堪为表率,赠兵部尚书,褒其忠义节烈,至大至刚,谥“忠烈”,据焦作市中站区北朱村清代乾隆三十七年《张氏族谱》记载:“英宗嘉公之忠,发帑建祠,春秋致祭,颁为定典”。万历元年(1573),明神宗诏示天下,为建文朝忠臣平反昭雪,对其后裔予以优待。南明皇帝朱由崧为抵抗淸军入侵,激励国人,振奋民族精神,于弘光元年(1645),又赠张昺为太子太保、工部尚书,谥“节愍”。

   12月25日,周日,圣诞节,晴天,无风。我素对西方节日无兴趣,也不知道这一天怎么着才算过圣诞节,管他呢,去朱村访访明史上大忠臣张昺的遗迹。

   出市区西行约15里,至中站区府城街道北朱村,经向村民打听,先寻到北朱村张昺祠。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一)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一)

   张昺祠临街坐北面南,大门前有影壁墙。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一)

   大门面阔三间,硬山顶,带前廊。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一)

   大门门额上方嵌有石匾,上书“张忠烈公祠”。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一)

   大门前廊八棱形石柱上刻“忠心明日月一代纲常能振口,烈气动山河千年俎豆口口口”对联一幅,褒奖张昺忠心振铎,慷慨激烈,以身殉国,气壮山河,足以百世流芳,万代敬仰。大门西侧是“河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石碑。大门两侧是八字墙。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一)

   我来得不巧,您从图片上已看到大门铁将军紧锁,只好围着门口转来转去,这是从祠堂西侧看侧面建筑。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一)

   祠堂隔街对面随意放置的柱础等古建构件。

   实在是不甘心,来回跑几十里特意来此,怎么连大门都进不去呢?几经打听,终于摸到一户人家,请了一位大姐拿着钥匙来开门了。但她说,平时是他男人掌管钥匙的,今天他出门了,也不知这一串钥匙里有没有开锁的那一把,试试吧。试了几把均未打开,就在我快失望时,咔嗒一声,锁开了!西方的圣人我慢待了他,东方的圣人却不慢待我啊。大姐说,你进去随便看吧。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一)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一)

   进大门是前院,东西各厢房三间,北面是中庭。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一)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一)

   中庭看样子是近年来重建的,廊柱门窗、檐下彩绘都很新。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一)

   中庭东山墙外有窄过道。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一)

   从过道穿过去是后院,东西各厢房三间,北面是大殿。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一)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一)

   大殿面阔三间,进深两间,硬山顶,带前廊,殿前为一长方形月台。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一)

   大殿檐下悬木匾,上书“气撼山岳”四个大字。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一)

   大殿廊下立清代及后石碑六通。

   从石碑(包括回来后查阅相关资料)得知,张昺祠建于明万历十九年(1591),现大殿的椠杆上尚保留有题记。上图淸光绪三十三年(1907)《重修祠堂碑记》记载,上年曾对该祠进行过全面维修,《碑记》曰:“诗云:‘不愆不忘,率由旧章。’前之人创一法,议一规,以垂统于后,后之人果能恪守弗替,是即为孝子慈孙,而为阖族所钦佩。我张氏有地主大煤入于祠堂旧规,此族人所以藉展孝思者。”所谓“地主大煤”,是旧时开办煤窑或因地下采煤影响地面生产给予的赔偿费。《碑记》还记述了族人遵守“旧章”,将“开煤矿抽大煤”如数缴于祠堂的事迹,以及全族出力整修祠堂的经过。从这个《碑记》推测,大约在万历年间始建祠堂时,族中长者就定了募资修建祠堂的规矩,这个规矩坚守了三百年、十多代人。1984年张氏裔孙又对该祠进行了维修,近年来张氏后人对该祠也多有修葺,使张昺祠成为焦作市区目前保存较好、结构完整的明代大型古建筑。修建祠堂的过程,无疑一次次强化了张昺在北朱村人心目中的地位,其人其行,成为一代代后裔的精神图腾。

   略感遗憾的是,不能进大殿拜谒张昺像及牌位,我非张氏后人,自然不能把大姐再从大门外叫进来再开大殿的门,不合适。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一)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一)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一)

   张昺祠院内所见。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一)

   从后院回望中庭。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一)

   从前院回望大门。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一)

   从大门回望影壁墙。

 

 

拜过张昺祠,出村西北行里余,至张昺陵园。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二)

   张昺陵园牌坊式大门。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二)

   陵园坐北面南,约有三十余亩。进大门东西各有一亭,东曰:“忠烈”,西曰“报国”。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二)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二)

   沿神道往北走是近年来新建的飨堂,面阔五间,进深三间,歇山顶,四围回廊。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二)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二)

   飨堂近观。

   飨堂中三间南北通透,内部梁枋间遍绘彩画,乡间民建尚能如此,实属不凡。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二)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二)

   南面彩画。正中一幅所绘为:洪武三十一年,张昺出任北平布政使。闰五月初一,明太祖崩逝,皇太孙朱允炆即位,为削诸藩,张昺受密旨监察燕藩。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二)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二)

   北面彩画。正中一幅所绘为:建文元年,在行将逮捕燕王的关键时刻,张信和李友直告密。七月六日燕王伪缚官校置廷中,用计将张昺、谢贵骗入王府,燕王劝降,张昺断然曰:宁可断头死,莫作易主臣!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二)

   东面彩画。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二)

   西面彩画。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二)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二)

   过飨堂再北,神道北端即张昺墓冢。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二)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二)

   冢前有碑楼一座,横额为“乾坤正气”。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二)

   碑楼内镶嵌三米高石碑一通,上刻“明赠兵部尚书谥忠烈张公昺之  墓”。两侧石刻对联:“金陵受丹诏奉命效忠公列首,燕山凛大节舍身殉国谁争先”。

   从到飨堂起就一直领着我参观的守陵人——张昺二十一世后人——张守深老人,为我讲了许多昺爷(张氏后人对张昺的尊称)的事迹。有人感慨,如果昺爷当初作了墙头草,降了燕王朱棣(即后来的明成祖),定能当个更大的官(要知道张昺当时才41岁,正年富力强啊),但历史上就少了一个大忠臣,后人就不会这样景仰他了。古往今来,从不缺少高官,忠臣却不多,其中能青史留名者屈指可数又有几人呢?我当时还有另一个想法:若张昺捉拿燕王朱棣成功,明朝的历史必定得重写!北京的建都史必定得重写!世事弄人啊!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二)

   碑楼北即张昺墓冢,圆形,高约四米,直径约十三米,四周以青石围砌,墓顶枯草一片金黄,待明年春风吹至,将又是一片葱郁。昺爷,张家后人没有忘记您,我们没有忘记您。昺爷,您好安息。

   张昺祖籍山西泽州,但其生前与焦作曾有一段缘分。明洪武二十八年(1395)春天,时任工部右侍郎的张昺到怀庆府(今焦作)督察河务,为丹河幽深秀丽的风光所沉醉,即兴赋诗:“寂寞春山上,同人欠跻攀。云深千障隐,风定一泓寒。仆面林花舞,循崖鸟独盘。自怜幽兴极,欲去屡蹒跚。”太行千嶂、清幽流水、扑面林花,所营造出宁静、幽深、生机洋溢的画面,令张昺恋恋不舍。他的家人“靖难之役”后避难至此,或许与他这次焦作之行不无关系吧,墓冢能落于此地,冥冥中张昺心中应是无憾的。

   2000年9月,张昺墓被河南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二)

   张昺墓东南十五米处,是其曾孙张链之墓。据《张氏祖谱》记载:“张链,原任山东兖州府邹县儒学训导,补授青州安丘县儒学训导,署正堂县事(即代理安丘知县)。”能在孔孟之乡担任教育长官,定是博学多才之士,想必与深厚的家学渊源有关。难臣之后,隐姓埋名至第三代,可想曾受多少屈辱苦难,尚能复出,不易啊。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二)

   张链墓碑楼建制同张昺墓碑楼,略小,横额为“清正廉明”。 碑楼内立明代石碑一通,上刻“明故山东安丘县训导张公讳链孺人王氏合葬之墓”。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二)

   张链墓冢,圆形,高约四米,直径约九米,四周以青石围砌,建制同张昺墓冢,略小。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二)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二)

   张链墓前方两侧是其六个儿子的墓,东侧由里往外依次是张大公、张三公、张五公之墓,西侧由里往外依次是张二公、张四公、张六公之墓,均有碑无冢(三公、四公、五公、六公墓碑图片略)。六子中三人入朝为官,食国家俸禄。张链忍辱负重,博学多识,为官清正,且教子有方,佩服。张昺福泽后人啊。

   1982年,张链墓被焦作市人民政府公布为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从张守深老人的介绍推断,昺爷遇难百多年后,明朝数代皇帝都在为明成祖朱棣补过,逐步为建文帝的忠臣平反,政治环境从此宽松,建文帝忠臣的后裔,可以大大地舒口气了。张昺曾孙张琏,毕竟是忠良之后、饱学之士,有苍天护佑,再自身争气,终可在这种政治氛围中出仕为官了。而张琏及其三个儿子的出仕,无疑可看作是朱村张氏中兴的标志,这才有了后人能大规模建陵园、修祠堂的举动。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二)

   怀着崇敬的心情为张昺二十一世后人张守深老人在张链墓前留影。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二)

   我也跟着沾光,留影一张。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二)

   在张守深老人的带领下,又来到了陵园最西部的碑廊。老人介绍碑廊中保存明清及民国墓碑89通。啊?我没听错吧?89通?真是蔚为大观。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二)

   在老人的指点下,由北往南看,依次是张二公(即张昺玄孙)以下张氏各代后裔的墓碑。老人说,此地自明朝即是张氏祖茔,文革中多有毁坏,近年来重建陵园,为保护古碑,特建了碑廊。这是碑廊最北端的五通明代墓碑。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二)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二)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二)

   然后是清朝墓碑66通。

   然后是民国墓碑18通。(民国碑就不配图片了)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二)

   陵园中还散见有其它墓碑。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二)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二)

   陵园附属景观。

   陵园至此基本就参观完了,但仍有几个问题不解,于是来到张守深老人下榻处,即飨堂西侧的房间向老人请教。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二)

   张守深老人正在整理介绍先祖的资料。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二)

   张守深老人整理的介绍先祖的部分资料。

   在老人的介绍中,逐步理清了大概头绪。加上回来后查阅相关资料,初步对北朱村张昺墓得出如下认识:

   《明史·张昺传》记载:“初,昺被杀,尚得还。靖难后,出昺尸焚之,家人及近戚皆死”。说明燕王杀死张昺后,还让其家人把遗体运回南京安葬,而燕王攻占南京,大杀建文忠臣泄愤时,曾挖出张昺尸体焚烧。因此,张昺墓应为其遗骨埋葬地或为衣冠冢。

   又据焦作市北朱村明嘉靖三十七年(1558)《张氏族谱序》云:“河内县南北朱村皆张氏,其先世居山右泽州。明建文年间,自有历任工部侍郎讳昺,奉命监察燕藩,仗节不屈以死。有子五人,长次皆迁河内,长居南朱村,次居北朱村。宗支藩衍,旧无谱谍,故迁居年岁,始迁祖讳,均无可考。”由此可知,靖难后张家人在逃跑前,或许冒险取回了张昺的遗骨或骨灰,又或许根本没机会取回遗骨或骨灰就仓皇逃难。不管如何,张昺长、次二子迁朱村定居后,尽管隐身埋名,不敢泄露行藏,却也为张昺建起了墓冢,立之为祖茔,四季祭祀,至今600余年墓冢保存完好,可以说,这是张氏家族不屈性格的延续。

   靖难后张家人为何选择朱村隐居?前文写张昺生前曾到焦作督察河务并赋诗一段,不足为隐居之凭证。真实情况可能是:一、此地距山西泽州祖籍不远,约百里,但祖籍是万万回不得的,一旦朝廷追杀,它是首选地无疑。隐居此地,既可避嫌,又方便与祖籍联系。二、这里距太行山较近,一旦听得恶讯,不消半个时辰就进山了,便于藏匿。三、朱村旧传有后梁太祖朱温之墓,守墓人多朱姓,故名朱村。张家人亡命至此,心想朱姓皇帝是不会到朱村来杀人的,于是在此隐居。四、明朝时朱村旁有一条官道,此地还是比较热闹的,岂不闻“大隐隐于市”?反其道而行之,寻热闹处隐居,说不定更安全。张家人真是大智大勇、心思缜密啊,但其中又有诸多屈辱、诸多心酸,又有几人知晓呢?今天,北朱村张氏族谱自张昺(第一代)至张琏(第四代)间有断代,无人能补上,足以证明张氏后人初迁朱村时的艰难困顿。

   至于长子居南,次子居北,则是遵照长前幼后、兄南弟北的祖制,分开居住,遂有了现在的南朱村和北朱村,这不难解释。

 

 

 

 

年前两篇博文分别写了北朱村的张昺祠和张昺墓,年后这一篇写写南朱村的张昺祠。这三处均是我一天内所见,之所以分三篇,因是三个不同的地方。年前发了两篇,已到30日了,我担心有的博友在新年元旦看到墓啊祠啊什么的心里犯嘀咕,于是中间隔了两天。可这两天,前一天是去年最后一天,后一天是今年第一天,隔两天就是又一年喽,真是韶华难驻,逝水流年啊。

   还是先回到去年吧——在张昺陵园告别张守深老人,立马就赶往南朱村。南、北朱村相隔也就是两里路,进村后略一打听,就找到了张昺祠。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三)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三)

   南朱村张昺祠坐北面南,临街五间倒座,中一间即大门。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三)

   门洞里大门上方悬一石匾,上书“英风义气”。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三)

   进门只一进院落,东面三间厢房,平房。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三)

   西面五间厢房。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三)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三)

   西厢房前面无门窗,内立石碑十余通。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三)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三)

   院子北面是五间大殿。

   据祠内一九九六年《重修张忠烈公祠碑》记载,“公(张昺)五子,长次居河内县(今焦作市沁阳市、博爱县一带旧称)之朱村,兄南弟北。……万历间,建忠烈公祠于北朱村之西南隅。清末间,兹因南朱村生齿渐繁,始建(南朱村)忠烈公祠。一九三八二月,日寇近犯豫北,祠内大殿及殿内□存遗物史□□□为灰烬。一九八四年文物普查,忠烈公祠□为保护文物,在北朱村皂角树等族人鼎力赞襄下,公举兰峰桂、江敬温□庀工鸠材,重修忠烈公祠,亦保护文物古迹。□□化□动中心所用资金□。族中人口,不论男女,人均五元。□工居外者,人均十元。去年阳历五月竣工,兹勒石谨志,以垂久□。”由此看,南朱村张昺祠现建筑修建至今不足二十年,样式亦非完全仿古,祠堂也面积不大,看点平平。

   在张昺祖籍和后人居住地晋豫两地,现存张昺祠四座,分别是:

   一、山西省晋城市泽州县北上矿村张昺祠。该祠创建于明成祖永乐年间(1403—1424),为诸祠中修建年代最早的一座。据岭上村张昺祠碑刻记载:“永乐(明成祖)羡其忠,敕封为都城隍而立庙以忠名焉。追其来历,乃泽州胡儿岭人,遂立庙于北上矿矣”,时人称忠爷庙。 上世纪九十年代,群众集资对该祠进行了维修。

   二、河南省焦作市中站区北朱村张昺祠。该祠堂建于明万历十九年(1591)。前面我博文已介绍。

   三、山西省晋城市泽州县岭上村张昺祠。该祠堂建于淸顺治十八年(1661),嘉庆五年重修,形成较大规模,现保存完整。

   四、河南省焦作市中站区南朱村张昺祠。该祠堂建于清朝末年(亦有资料称建于明末清初。取该祠堂《重修碑记》说)。本文已介绍。

   河南南北朱村张氏与山西岭上村张氏来往密切,每年正月初十,或者山西人来河南,或者河南人去山西,两地后裔共同祭祀先祖张昺。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三)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三)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三)

   从南朱村返回市区,已是夕阳西下时分了。路过森林公园时,见一片腊梅开得正盛,不由随手拍下几幅。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三)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三)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三)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三)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三)

   腊梅不畏寒冬迎风怒放,其品格高洁,意志坚韧,迎着艰险勇往直前,身处恶境绝不屈服,与张昺何其相似啊!但张昺生不逢时,肝脑涂地力保之建文帝毕竟气数将尽、日薄西山了。

南北朱村访张昺遗迹(三)

   返回的路上,我这笨拙的脑子还一直在想,包括写这篇博文时也一直在想一个看似飘忽却又分明实在的问题:假如当年张昺捉得燕王朱棣,首先,明朝的历史必定得重写!——→与此有直接联系,其次,北京的建都史必定得重写!——→与此有直接联系,再次,要没有明成祖朱棣及以下240年营建京都的基础,清军入关后还会不会将北京定为国都?!——→与此有直接联系,第四,要没有明清两朝508年营建京都的厚实基础,后来,后来中华人民共和国还会不会将北京定为首都?!在捉不捉得燕王朱棣这个重要的历史节点,张昺失败了,历史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要是张昺成功了呢?那历史又会是什么样子呢?世事弄人啊!

   笨拙的大脑还是别瞎想联翩了,言归正传说几句貌似得体的话结尾吧。不管怎么说,张昺终归是彪炳史册的明初重臣,故《明史》为其立传(见《明史  列传第四十九)。张昺不仅是焦作市历史名人,也是河南省历史名人之一。他铮铮铁骨,忠贞不二,舍身殉国,气壮山河,永远是后人的楷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