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人命

引子

汉末,诸侯纷争,但有些文韬武略,谋个官职不难。

根据自己本事的大小和想得到的官职,尽可去投靠相应重量级别的诸侯。

因为这是在战乱时代,一个绝对“公平、公正、公开”的唯才是用的年代!

文韬难以分胜负,武略却不难。究竟谁是天下最厉害的武将呢?

有一个标准大体可以衡量武将的厉害程度:武器重量!

一般来说,武将的武器是其力气的十分之一。

举个例子,你有100斤力气,那么10斤中的武器最合你手,轻了不过瘾,重了难舞好。

所以武将的排名谱又叫做“兵器谱”。

(什么什么?有人问暗器和太极~~~~~~

大哥呀!俺讲的是汉末真实的历史,不是武侠小说!

历史上什么时候暗器和“太极”等成了军队的标配了?)

兵器谱上没有第一,也没有第二,只有并列一二,因为实在分不出这两人究竟谁厉害一些,因为他们俩是结拜兄弟,相互之间只是交流,没有较量!

传说中的三国时代啊,真是精彩纷出!

=====俺是分隔线=====上面是胡侃=====下面是乱弹=====

颜良之死

袁绍很骄傲,他有骄傲的资本!

四世三公,几百年的积累啊!天下莫不趋之若鹜,自己手下谋臣武将如林!

刘玄德那小子都跪在我帐下,曹阿瞒算个鸟,灭了他去!

袁军出动了,果然势如破竹!

… …

严冬腊月,白马,无名土山。

颜良冷冷的望着曹军阵势。

虽然昨晚没睡好,但是这样级别的菜鸟对自己来说只不过算是鸡毛小菜而已!

两员大将命丧几手,一个50斤级别,一个60斤级别,曹阿瞒该心疼了。

又来了一员大将!颜良眯着眼睛望去。

赤面、长须、绿锦袍,武器是大刀。

异类的“滴得滴得”声提示:此人战马不俗。

传说中的关云长!颜良的嘴角轻轻向上拉深了一点。

要和这位传说中能够“温酒斩华雄”的好汉较量了!

华雄,80斤级别的。关云长能够取胜,定然有些本事。很久没有活动筋骨了,希望关云长不会让自己失望。

颜良很期望。

“滴得滴得”的声音越来越近。

根据战马的姿势,根据兵器的大小,颜良准确的判断出,关云长应该是80斤级别的,根据个人喜好能够产生的误差,最多也就是个100斤级别的。

颜良很失望。

攥了攥手中160斤的大刀,颜良连肌肉都不必紧紧绷起!

近了!近了!只有十丈了!五丈了!

颜良终于看清了,那战马浑身赤如烈火,耳朵却有些长。

“赤兔马!”颜良不由赞了一声,羡慕的啧啧一声。

这个战利品怎么处理呢?自己留下?好像不行,袁绍这家伙小心眼,万一他动了心思~~~

想到这里,颜良倒吸了一口冷气。

接下来怎么想颜良已经继续不下去了。因为一阵剧痛从右边下面一颗大牙窜了上来。

那剧烈的疼痛直抵脑门,犹如毒蛇一般咬噬着颜良的半拉脑袋。

颜良痛苦的嗯了一声,下意识般右手松了刀柄去摸那疼痛的发源地。

哎!

关羽明白这次自己真的冲动过头了!

可是晚了,海口已经夸下,不能退缩了。

莫非自己要步宋宪和魏续的后尘?

关羽想把赤兔马扭转方向。

可是赤兔马随着吕布在战场拼杀惯了,已经形成了思维定势,直冲颜良而去。

关羽看着颜良的大刀,心里都在哆嗦:160斤左右的级别啊!

虽然如此,三尺之内,青龙偃月刀依然举了起来,瞄准颜良的脖子砍去。

“就算是死,也要壮烈些!”关羽闭着眼睛想到。

“扑哧”声准时响起。

“奇了怪了,自己怎么一点也没觉得疼?” 关羽很奇怪。

打马回望,颜良的头颅滚在地上。喷血的,不仅是脖颈,还有右手腕。

感到奇怪的不止是关羽,颜良的亲兵很奇怪颜良为什么不举刀?

=====俺是分隔线=====上面是胡侃=====下面是乱弹=====

颜良之怒

颜良当然很愤怒。

娘咧滴!华佗这小子,治了十几天了,自己的牙疼不仅没有好转,还在这时候要了自己的命!

娘咧滴!关羽这小子,最多就是个100斤级别的,居然捡漏砍了自己的头颅和右手!

娘咧滴!娘咧滴! 

看到黑白无常鼻青脸肿哆哆嗦嗦的样子,颜良仍然暴怒!

可惜,身首已分离,回不去了。

颜良无奈,只能让黑白无常在前面开道。

阎王很愤怒。

阎王愤怒也不敢说出来。

看着黑白无常被扯断的勾魂索,阎王倒吸一句口冷气:那是天地间排名第十的钨铁做成的啊!

阎王表现的尽量客气点,他不想孙猴子的事情再次出现。

颜良依然在暴怒中。

“娘咧滴!关羽这小子我手捻都捻得死,怎么能被他钻空子杀了我呢?还连带我的右手都被砍了,阎王你这样安排不好吧!”

“咚”的一跺脚,阎罗殿晃了一下。

阎王慌了。

“颜将军莫生气,待我将生死薄取来核对一下可有差错!”

颜良点了点头,像上级领导同意下属建议一般点了点头。

生死薄取来了。

颜良的条目找到了。

颜良左手食指按了个手印,条目打开了。

“***年生,***年死。力大无穷,将军之尊。”

就这么简单。

颜良又暴怒了。

“年份无差异,也不能让我死的这样窝囊吧!”

阎王心里哭了。怎么解释呢?

颜良已经举起了拳头。

在这危急时刻,一阵香味传来,一块祥云飘来。

地藏王菩萨!

看到阎王那表情,颜良知道有个更大的主来了。

“颜将军莫急,待本座向你解释这是为何!”

“地府预算有限,为节约起见,每人的生死薄十分简略,以节省资源!这内容虽然简单,但是将军一生却概括的十分精辟!你看,将军之尊!将军中的头啊!”

颜良文韬不怎么好,“尊”怎么解释也懒得理会。

“我就问为什么我会死的这么窝囊?”

地藏王菩萨与阎王同时愣了,心里齐齐叫喊:“我们只安排你的生死、最显著的特点、一生的地位而已!你怎么混的具体情节也要我们安排?太无耻了吧?”

心里喊喊而已。

还是地藏王菩萨有才华,沉思片刻说道:“颜将军,这怪不得我们,这是报应!”

“报应?”

“劳什子报应?”

地藏王菩萨的脑筋飞快的转动起来。

“这个嘛,说来就长了!”

“这个话说嘛,就在汉朝初立,吕后施计,擒杀韩信。”

“韩信不服,向天悲喊:愿得来生还此仇!”

“于是呢,我们地府就安排你们转生!吕后转生为你,韩信转生为关羽,在韩信那个年纪,由关羽将你斩杀,还了此报!”

“娘咧滴!上辈子我是女人,这辈子凭嘛变成男人了?”

“哎呀!事情是这样的,吕后临终前遗憾的说:虽有绝世才,终究女儿身,但得来世生为男,叱咤疆场亦笑谈。”

说罢,地藏王菩萨一运法力,颜良条目的背面显出许多小字来,所写正如地藏王菩萨所言。

颜良仍然不满意:“那我看看关羽什么时候死?我看看文丑老弟命如何?”

“哎呀!生死薄必须本人左手食指按压之后才能打开,这是公平起见。颜将军你想想,如果有人来之后非要打开你的条目观看,见到将军前生今世如此如此,岂不羞也!”

颜良不吱声了。

地藏王菩萨与阎王一运法力,将浑身的汗蒸发成气体消掉了。

“我还有个要求!”

地藏王菩萨与阎王险些晕过去。

“我给文丑老弟托个梦,告诉他我怎么死的,让他为我报仇!”

地藏王菩萨与阎王又缓了过来。

颜良托梦去了,地藏王菩萨指示起来。

“阎王,以后投胎转生之前务必将其异能彻底清理干净!免得再出现这种情况!”

“阎王,以后将如何死写入生死薄!比如说。”地藏王菩萨随手拿起一条目打开,“这个泾河龙王死法就是“剐龙台上受一刀!”

“阎王,以后… …”

=====俺是分隔线=====上面是胡侃=====下面是乱弹=====

文丑之怒

袁绍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160斤级别的将军啊!居然就被关羽这个80斤级别的斩杀了!

传令兵很是不甘心:自己只是报告了这么一条坏消息而已,事情又不是自己干的,犯不着自己掉脑袋吧!

颜良的亲兵全部被“请”了过来询问,然后一起被拉去和颜良聚会。

所有的将军都被召集起来开会!

文丑还没来,传令兵说这家伙居然白天在睡觉!

袁绍铁青着脸,望着一堆堆不敢开口的武将。

撕心裂肺的哭声由远及近传过来。

文丑噗通跪在帐下:“主公,颜良老哥此仇非报不可!”

袁绍请起了文丑,问曾叫嚷着和颜良一较高低张郃:“张将军,颜将军武功到底如何?”

文丑感到自己与颜良都受到了侮辱:袁绍这家伙明显是在怀疑自己两人名不副实,连80斤级别都不到,冒充160斤级别的。人的力气再大,1000斤就到顶了,160斤级别,人岂是可能达到的?

张郃很干脆:“启禀主公,颜将军与文将军的确都是160斤级别,末官曾与颜将军比试,举石、交手,末将有蚂蚁难撼大树之感!”

文丑感觉稍好了一点。

袁绍很无语:那自己真的是点背了。喝退了众人,留下了文丑。

“文将军,这颜将军的死因~~~”袁绍不知道该怎样说。

文丑就是一个老粗,不比颜良还有些文韬。不过此时竟然也环视一下,发现没人后,小声说道:“主公,末将来迟,是因为颜良老哥给我托梦了!”

袁绍吃了一惊:“颜将军怎么说?”

讲述完毕,文丑哭了起来:“娘咧滴!一个小小的牙疼,竟然把颜良老哥的命丧了!”

袁绍很颓然:亲兵们的猜测竟然都是真的,早知如此不斩了,那些都是30斤级别的啊,可以当小将了。

文丑还在哭:“主公,华佗这家伙出工不出力,间接害死了颜良老哥,不可饶恕啊!”

袁绍点头对此表示同意。

华佗早跑了!颜良首先托梦的不是给文丑,而是华佗,他要找华佗算账!

文丑怒了,文丑真的怒了!连临时发泄一下都没个地方发泄!

这不比袁绍,袁绍已经斩了一个传令兵、100个亲兵了。

文丑决定尽早斩杀关羽来平息自己的怒火。

文丑是个大老粗,但文丑不是傻子。回到帐中,文丑要好好研究一下怎么才能顺利的砍了关羽。

运气这东西原来很重要!

颜良老哥前几天就牙疼,吃不香,不管冷热,一吃就疼!睡不好,一躺下就牙疼,据说脑袋都疼。

这也就罢了,关键时刻居然牙疼了!这不叫点背叫什么?

自己这几天也在闹牙疼,要不然怎么是亲如兄弟呢?

但是自己不能步颜良老哥的后尘。

应该不会吧,因为自己的牙疼与颜良老哥不一样。

自己是左面上面的大牙在疼,一碰东西就疼,只能喝稀的!不管白天黑夜,都在疼!

华佗这小子给自己开了独参汤,说什么很快就好。

快个屁!现在左边腮帮子都肿起来了,疼得也越来越厉害了!

一想到华佗,文丑就火大:还神医呢,居然也跑路!

胡思乱想了半天,文丑得出结论:关羽只是运气好罢了,自己手中160斤的大斧能轻松砍掉关羽的脑袋!

文丑传令:三更造饭,五更出发!

=====俺是分隔线=====上面是胡侃=====下面是乱弹=====

关羽之惑

关羽很后悔,为什么不把颜良的大刀扛回来。

说来丢脸,砍了颜良的脑袋(当然还包括右手)后,自己竟然扭头打马就窜回来了,连战利品都没有捡。

还好袁军也因为主将被砍退兵了,要不然~~

虽然丞相那里有点尴尬,虽然胜的不明不白,但是自己终究是胜了。

关羽略带遗憾的咧着嘴美美的睡了一晚。

翌日,依然是无名土山。

关羽望着对面的袁军旗帜上的“文”字,忍不住又哆嗦起来。

没办法,谁让你斩了颜良呢?现在文丑来了,还是您老兄上得了!

文丑冲了上去。

文丑紧紧的咬着牙。很疼,但是很聚劲!

文丑憋着一口气,将牙齿带来的疼痛转化为力量,紧绷绷的攥着大刀冲向关羽。

一切如自己所算,赤兔马没有哆嗦,但是关羽在哆嗦。果然只是运气好罢了!

文丑心中并没有产生任何蔑视的感觉,在没有砍掉关羽之前,不能有丝毫的大意和放松!文丑将大斧轮到了身后。

关羽虽然在哆嗦,手中的大刀依然也轮到了身后,冲了上去。这次,是睁着眼睛。

近了!近了!十丈!五丈!

望着近在眼前的仇敌,颜良又狠狠的咬了一下牙齿,剧烈的疼痛使全身的肌肉都紧绷起来了!

就在文丑要将大斧向前轮时,一股快意的轻松从左面上面的大牙传来:牙齿突然不疼了!一股腥腥的咸咸的味道传遍了满口。

文丑被这变化搞得一头雾水:怎么回事?

两马已经交错。

高手过招,哪容半丝分心?

文丑的头颅飘向了天空,又重重地摔向地面。

关羽感到很疑惑:自己又胜了吗?为什么传说中的两位战神都是如此不堪一击,伸长了脖颈让自己来砍?为什么他们不动手?难道说他们有什么难言之隐,以求一死,只是借自己的手?关羽很疑惑!

不仅关羽疑惑,曹营里所有的人也疑惑:为什么勇猛无比的传说中的两位战神一遇到关羽就只能伸长了脖颈等着掉脑袋呢?

=====俺是分隔线=====上面是胡侃=====下面是乱弹=====

难兄难弟

文丑没有愤怒,文丑真的没有愤怒。但是文丑依然将黑白无常揍得鼻青脸肿。

娘咧滴!自己的运气怎么也这么背呢?

黑白无常又在前面开道。

阎王这次乖了,很恭敬的请文丑上座,主动将生死薄递上来。

文丑左手食指按了个手印,条目打开了。

“***年生,***年死。力大无穷,将军之尊。”背面是一排排的小字。

文丑将条目随手一扔:“俺不识字,说!我是什么报应!”

阎王心里不慌:“文将军乃是萧何转世啊!”

“萧何是谁啊?”

阎王没办法,只得将这位大丞相的事迹讲述一番,当然了,重点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娘咧滴!我还对他有恩呢!怎么就只记得仇了?”

阎王心里一阵发苦:自己的功力终究没有地藏王菩萨厉害,怪不得人家是自己的领导!

就在阎王绞尽脑汁的想地藏王菩萨为什么还不来的时候,文丑大度的一挥手:“算啦!说这些都没用了。改天让关羽和华佗这俩家伙不得好死就行了!我先去托个梦!”

阎王满口答应。

文丑托梦去了。

阎王赶紧安排昨日的一套程序。

文丑回来了,阎王恭敬的奉上一杯热茶。

文丑喝完了茶,眼睛逐渐变得空洞起来,毫无感情的样子,呆呆的像个傻子。

阎王取出了一柄宝剑,向文丑斩去。

=====俺是分隔线=====上面是胡侃=====下面是乱弹=====

俗语的发源以及后来的事情

颜良的亲兵从战场上回来时曾经议论。

文丑在思索怎样砍掉关羽的脑袋时曾经自言自语过。

一切的迹象表明,颜良是因为牙齿突然疼痛丧命的。

此外,袁绍有个好习惯,记日记。

袁绍后来被曹操打败了,日记也就落入了曹操手里。

日记的某些内容印证了这一说法。

于是,大家都知道了:颜良是因为牙齿突然疼痛丧命的。

文丑呢?没人知道他是因为牙齿突然不疼丧命的,因为他托梦只是去找华佗算账,但是没找到!

… …

曹操后来头疼了,就找来了华佗。

曹操坐在殿上望着华佗,心里有一丝怀疑。

“华爱卿,听说你是神医,可是当年颜良~~~”

华佗心里一阵骂娘,但是依然恭敬的磕头解释:“丞相,这怨不得我!”

“齿者,骨之余也。牙齿本来就是多余的东西,不入经脉,不属五行,汤药难达。故而牙疼之时,无法可解!”

“人之生死自有天定,岂是人力所可改变?将定死之数归过于某物,谬哉!”

曹操愣了:“这么说来,牙疼不算病?”

“正是!”

曹操感慨地自言自语道:“牙疼不算病,疼起来要人命啊!”

曹操是领导,曹操是掌握着实权的大领导。

于是,曹操的每句话都是真理。

曹操的这句话解脱了无数医生:终于有正当理由拒绝治疗牙疼了!

但是曹操始终怀疑华佗的医术,于是就找个借口将他杀了,杀了这位曾经间接帮过自己大忙的恩人!

关羽后来也走了麦城,阴沟里翻船丧了命。

知道为什么吗?因为阎王答应了文丑,神仙是要说话算数的!

“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人命”这句话居然就传了下来,只是曹操后来名声不好,人们都不知道它的发源处了。

====俺就是分隔线====上面都是胡侃====下面不是乱弹====

把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说成不是问题,这也是解决问题的方案之一吧,还是很有哲学意义的解决方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