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正在等待什么?

你正在等待什么?

几乎每一个人都有正在等待的东西,因此我们常常期盼时间过得快一点,让我们指望的那一天到来。时间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流走了。

如果让你每天扔掉100元,你肯定不干。但是你常常轻易扔掉更加宝贵的时间。

假定你现在35岁,按照北京人的平均预期寿命80岁计算的话,还有45年的时间,一共是16425天,每天扔掉100元,你这一生也就扔掉160多万,这个数字不过是北京一套房子的钱,但是你会心疼得不得了,绝对不会干这样的蠢事。

但是你的生命才剩一万六千多天,你却常常一扔就是十几天,几十天,仅仅为了等待某个日子。每一天,你都在迷茫中让一天匆匆过去,头脑里想的都是将来要如何如何,等到将来生命快结束的时候,你发现一生都扔掉了。同样地,昨天发生的一些烦恼事,你不仅让它进入梦里,还让它成为第二天一睁眼就考虑的事。

当心灵蒙上了太多的灰尘,世界因此就暗淡下来。

我们常常回想童年的欢乐时光,并因此认为现在的苦闷是社会、家庭的改变导致的。其实不是,不管什么时代,人们都是在越小的时候越容易欢乐。原因就在于人习惯于背上过去的包袱,它使我们没法把注意力集中到当下真实的世界。

对于一个儿童来说,去动物园看猴子、在大街上看行人、吃饭喝水、上学回家,都是会让他兴奋的事。每一处景色都是新鲜的,他没有过去的包袱隔在心灵和世界之间。

假使你能设想自己仍然是一个儿童,一无所有,那么你每天的选择也许会全然不同。假使你没有身份,没有地位,也没有财产,那么每一个人对你而言都是珍贵的(想象一下在一个孤岛上常年见不到人的情形);每一餐饭也都是可口的,好像你从来没吃过它;每一件东西都只得用欣赏艺术的眼光去审视,因为你对人类智慧能变成这么美的东西感到惊奇。

放下包袱,及时清空自己的心灵,你就能感受到一个不一样的新鲜世界。也许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那么你就把每天入睡当作生命的终点,准备上床后再也不会起来——一些僧人就是这么做的,他们会把自己用的碗倒扣在桌子上,意思是从此以后再也用不着它了。这并不完全是一种假想,谁也不知道死亡什么时候到来。

如果第二天醒来了,我们就把自己当作一个新生的婴儿。你会发现每一个人都很友善——一个婴儿怎么会有仇人呢?每一声鸟啼、每一朵花儿都是令人兴奋的,因为你从来没有听过、见过它们。

我们必须学会清空自己,否则,人生就不会被光芒照亮。